中国二战劳工与三菱和解:不满意但接受(图)

南都讯 记者陈磊 实习生冯群星 发自北京  二战中国三菱受害劳工三团体今天(8月3日)上午在北京中国红十字会宾馆发表声明,接受三菱公司提出的和解协议。声明称,对三菱公司的谢罪书、拟支付的和解金额是不满意的,但考虑到幸存者均年事已高,希望有生之年解决此问题,在征询大多数受害者及遗属意见后,认为此和解是可以接受的。

和解协议具体内容\”还不便公开\”

发出声明的三团体为二战中国劳工三菱受害者联谊联席会、二战中国劳工长崎三岛受害者联谊会、中国被掳往日本劳工河北三菱分会。三菱劳工受害者代表、二战中国劳工三菱受害者联谊联席会秘书长戴秉信宣读了上述声明。

声明还称,作为加害企业三菱公司和中国受害者之间的和解,三菱公司应积极主动听取受害者当人事的声音,勿被外界干扰,认清主体,才能达到和解真正目的。声明说,如果能实现此和解,对推进中日友好及世界和平具有重大积极意义,因此要求三菱公司拿出诚意早日与受害者达成和解。

三菱劳工受害者代表王洪杰说,此和解协议与媒体此前报道的和解协议内容大致相同,但和解协议书的具体内容目前还不便公开。“可能会很快公开。”

此前日本共同社以知情人士为消息源,发布消息称三菱公司与二战时被强制征为劳工的中国受害者达成全面和解协议,同意作出赔偿和道歉。三菱公司将向每名受害者支付人民币10万元,支付对象共计3765人。三菱公司还将支付纪念碑建设费用625万余元,以及用于调查失踪者的费用1250余万元。共同社还引述消息人士的话说,双方准备于近期在北京签署和解协议。

不过上述报道发出后,主张通过司法途径实现索赔的另一民间团体——二战劳工对日索赔案律师团团长、北京方元律师事务所律师康健则称,截至7月26日中国劳工及相关组织没有收到过来自三菱公司的任何正式文件。“我们获知的所有信息都来自媒体报道,这不是一种正常的做法。”

值得注意的是,今天上午通报会上,中国另两家民间索赔团体——二战劳工对日索赔案律师团、二战中国劳工三菱受害者山东联谊会并未出现在联合声明文件中。“这两团体也认同我们的和解协议,毕竟和解的主体是全体受害劳工。”戴秉信说。

延伸阅读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根据日本国政府内阁《关于向日本内地输入华人劳工的决议》,约39000名中国劳工被强掳至日本。敝公司前身的三菱矿业株式会社及其承包公司(包括三菱矿业株式会社子公司的承包公司)接受其中一部分3765名中国劳工到其作业场所,强迫其在恶劣的条件下劳动。其中,多达722名中国劳工身亡。这一问题至今尚未最终解决。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李嘉诚抛售资产是看空中国吗

李嘉诚具有非凡的经营头脑和对投资环境、以及世界变化的敏锐把握,被誉为“李超人”,长期蝉联亚洲首富。在香港,乃至亚洲商界,他既是一个标杆,也是一个风向标,在华人圈有巨量的跟随者,他的此番举动确实无法不让人联想,以为是在看空中国。


远离行善积德的中国式放生

这样的放生,获取不到正义,也拥有不了真理。看似是仁爱慈悲,实则是自私自利的写照;看似是为造福社会、造福生态,实则是与环保没有一毛钱的关系;看似是自己花钱买来动物,实际上本身就是在参与于一种以道德作秀为目的的捕杀与贩卖游戏。


嫌食堂肉少报警不该当笑话看

小伙子嫌食堂饭菜肉太少报警,谎称自己被绑架,这种做法无疑是违法的。但笔者却以为,除了笑笑之外,我们也应该意识到这个新闻不只是个笑话,它更是员工利益的一个表征,那就是,谁来保证员工中午吃饭的权利。


释永信的事该由谁来了断?

释永信一袭袈裟背后,究竟真实的面孔是怎样,公众这些年纯粹凭的是个人的感觉。此前网上各种对于方丈释永信“相由心生”的猜测,更是主观得离谱。这至少说明,对于释永信这个多年来一直处于舆论浪尖上的人物,人们对他的“真身”知情太少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