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27名藏钱官员:超3成特意租房买房放钱

原内蒙古呼和浩特铁路局副局长马俊飞被抓后曾这样感慨:“不头疼如何赚钱,只头疼如何藏钱。”

对贪官来说,他们的巨额财产藏在哪儿“安全”呢?《法制晚报》记者根据公开报道整理发现,贪官们都爱“屯钱”,而藏钱地点从粪池到鱼塘、到水果箱、再到鱼肚子里、皮带、煤气罐。其中有近三成藏在家里,37%藏在租的、买的房子里或者办公室。

专家认为,这说明十八大以来的反腐取得了成效,使得这些贪官的财产无处藏身,不能把钱放到银行或寄往国外,只能藏在家里。

“安心”三成官员赃款藏家中

原河北省秦皇岛市北戴河区供水总公司总经理、秦皇岛市城管局副调研员马超群,办案人员在其家中搜出现金1.2亿元、黄金37公斤、房产手续68套。

媒体报道称,现金被装在40多个水果箱中,有的甚至已有发霉迹象。由于钱太多,马超群还租了房子专门放钱,屋内铁皮箱里装满钱,清点工作进行一整夜。

《法制晚报》记者根据公开报道整理发现,在27个官员中,有8个官员可能觉得赃款藏在家中是“最安心的”,比例达到近3成。

记者发现,在贪官家中藏钱的地方大致有家具里、夹层中、管道里、各种箱子或者是随处摆放。

海南文昌市委原书记谢明中将2500余万元现金藏在19个密码箱,在被调查前,将装满赃款的密码箱偷偷地运回广东化州老家。

重庆市巫山县交通局原局长晏大彬将钱藏在了纸箱里。由于楼下住户发现楼上水管爆了,物业在楼上住户卫生间发现8个密封着的矿泉水纸箱,装的全是百元大钞,总计939万元。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原副院长、中国社科院法学教授陈春龙告诉《法制晚报》记者,从现在已有的情况来看,贪官自己家是赃款藏匿的主要场所。

他表示,在贪官家中,搜出人民币、美元、黄金、珠宝首饰等等比较多。但是近些年随着反腐力度的增大,他们觉得藏在家里也不保险,就放在情人家里、亲戚朋友家里,甚至租一个房子来存放现金。

变化超3成特意租房买房放钱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在这27名贪官中有约37%的人选择租房、买房,或者是在办公室放置赃款。

2006年,原河北省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厅副厅长李友灿因受贿4700多万,被执行死刑。据媒体报道称,为了藏赃款李友灿特意在一处不显眼的地段买了栋别墅,专门用来藏钱。

媒体报道称,疯狂聚敛了4723万元巨款的他却惜钱如命。对他来说,最大的“享受”就是每次到藏钱的房子把那些现金一摞摞铺在地上,数上一遍,然后“静静地欣赏”。

如果说前面的官员为藏钱煞费苦心的话,辽宁省北票市原粮食局局长胡宪林家中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放钱。办公室和家中,大概只需用心,你在任何一个地方都能找到钱。抽屉、床铺底、地下室、天花板、阳台上的铁管内,还有厨房、卧室和门厅里。

江苏南京新联机械厂原副厂长吴锦贤则把钱藏在穿衣镜夹层、冰箱、米袋、米缸、月饼盒、面条箱里。一块劳力士表则被放在存放粉丝的库房里。

而有些贪官,则选择将钱藏在境外银行或者别人手里。

媒体报道称,原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成克杰利用其职务便利,单独或与情妇李平共同收受贿赂款物4109万余元。李平将受贿所得的4109万元,托香港商人张静海帮助其转款、提款,为此付给张静海1150万元的好处费,占全部赃款的四分之一以上。

云南民族大学原校长、党委书记甄朝党被指控收受贿赂740多万元,其中数百万元由他的两名学生代为保管。

赃款藏匿不敢存银行洗钱有难度

至于官员为什么会屯现金,国家行政学院汪玉凯教授告诉《法制晚报》记者,这主要是因为银行存款是实名制的,贪官们如果将钱存进去害怕暴露,不敢往银行存。而且即使不以他的名字,以亲戚、配偶、子女的名义存,也容易被查到。“实名制存款给贪官增加了很多压力。”

汪玉凯分析称,多数贪官又没能力向海外洗钱,很多银行有反洗钱机构。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原副院长、中国社科院法学教授陈春龙分析称,理论上来说现金不流通,会对经济造成影响。但实际上在中国的金融市场上,对几百万上亿及千万亿的金融规模来说,这样的数额不至于影响国内的金融市场。

贪官心理过度挥霍怕暴露也无法赌博

陈春龙表示,贪官也是人,也有占有欲,占有欲本身不是错误,错在是钱究竟是依法占有还是非法占有。而且占有也是要有限度的,这个底线就是道德底线、法律底线。

过去有个典型的案例,不是官员,就是个普通的盗窃犯,他把从钱平铺在床上,厚厚地组成一个床垫,晚上睡在上面就很舒服,很满足,这就是犯罪分子强烈的非法占有欲望。

陈春龙表示,占有的目的是为了消费,吃喝嫖赌、旅游购物也能大量的挥霍,但这个挥霍毕竟是有限度的。

陈春龙说:“现在有些贪官,贪污的数量特多,他的亲人、家人去消费,还消费不完。像最近的‘小官巨腐’,有的高达一个多亿、几十斤黄金,普通的个人消费都消费不完。而且消费还受到社会的限制,比如说赌博,在中国就不允许,所以就受到很大的限制。”

他还表示,这个财富得来毕竟是非法、不道德的,贪官也害怕暴露,消费支出和收入不相符的话也是害怕被检举的。所以贪官就得找个很隐秘的地方把钱保存起来。

效果

说明十八大以来

反腐已见成效

中国社科院中国廉政研究中心副秘书长高波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十八大以来的反腐力度前所未有。今年以来,从国家级高官到河北“藏金小官”,不论官位高低,有腐必反,有贪必肃。“打虎上无禁区,拍蝇下无死角”,让百姓备受鼓舞、充满期待。

同时,这也说明十八大以来的反腐取得了成效,使得这些贪官的财产无处藏身,不能把钱放到银行或寄往国外,只能藏在家里。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老虎”如何贪腐,百姓也许所知不多;但“苍蝇”有多坏,群众则有切肤之恨。打击基层腐败应从规范权力运行着手,找到基层权力暗箱操作、缺乏监管的症结,加强权力运行的公开和透明。

专家建议

加大检举力度

对于下一步的反腐工作,陈春龙认为,还是要鼓励人民群众的监督,在这方面应该要采取奖励的措施,“比如说检举一个贪官贪污了一万,落实下来就奖励给举报人1000;落实10万就奖励1万”。

此外,陈春龙表示,除奖励之外,还要对举报人身份进行保密。

陈春龙认为,目前,我们的举报的奖励力度不够,还有点放不开。同时,鼓励举报还要有制度规定,举报不能搞诬陷不能搞诽谤,不能搞打击报复等等。

文/记者王婷婷实习生张莹

贪官把钱藏在哪儿?

重庆市巫山县交通局原局长晏大彬:8个密封着的矿泉水纸箱,共计939万元

秦皇岛市北戴河区供水总公司总经理马超群:钱藏在40多个水果箱里,1.2亿元、黄金37公斤、房产手续68套

原重庆市司法局局长文强:近两千万现金用油纸包好藏进淤泥

天津市塘沽区原副区长姚建华:受贿40余万

江苏省建设厅原厅长徐其耀:受贿近400万

海南文昌原市委原书记谢明中:

2500余万元现金

南 京新联机械厂原副厂长吴锦贤:受贿60多万,不明来源财产150余万

淮南工学院后勤服务总公司原总经理张晋陆:受贿39万元

呼和浩特铁路局原副局长马俊飞:两处房产堆满财物

广东省疾控中心免疫规划所原所长罗耀星:租豪宅放钱

辽宁省北票市原粮食局局长胡宪林:厕所天花板里藏匿9.99万美金

注:数据据公开报道整理

 

 


A股疯了,可别跟着瞎High!

最近同事和朋友圈都被A股刷屏了。A股涨疯了,再不进去就晚了,风口来了,猪都能飞上天了,云云。


媒体札记:女将军落马

“将军落马岂止在战场”,@谁与浮生记的一句感叹,道出的正是“如火如荼的军界反腐再落一马”。


国民党“百年老店”需改革

马主席走了,对于“趴在废墟上”的国民党而言,必须尽快疗伤止痛、改革重生。要迎战2016的“立委”和“总统”选举,党主席确定才能稳定军心。马英九的辞职对于国民党的止血并不会产生太大效应,国民党的改革才是重点。


石油冲击或成俄经济优化契机

熊市会帮助俄罗斯朝野社会认识到牛市期间许多民粹主义要求、措施的不合理之处,认识到许多“防华”措施之违背事实和经济规律,只要我们诚恳,不趁人之危搞讹诈,俄罗斯伙伴依照客观经济规律接受改革阻力会相对大大减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