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和战士还原爆炸现场:牺牲战士当时正在站哨

“出事了,我们的兄弟死了!”

今早(1日),一个刚抵达马里的维和兄弟发来微信,

我的思维顿时凝固了,等我缓过神来,就不停追问:

“你们不是刚抵达么?”

“死了几个兄弟,伤情严重么?”

“哪个营区遭到袭击?”

……

再也没有回音,我知道那边肯定是出大事了。

“在父母心中,他永远是孩子;在祖国母亲心中,他是永远的宝宝。但在同龄人心中,他是永远的英雄!”——6月1日凌晨,联合国驻马里维和部队遭遇恐怖袭击,造成中国维和人员1人牺牲,4人受伤。有消息称,牺牲的中国战士叫申亮亮,29岁,上士。有战友写下这句纪念他的文字。

马里袭击当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成都商报记者联系到此次中国赴马里维和部队的知情人,他向记者讲述了当天晚上的惨烈景象。

生VS死

A面 恐怖袭击者被成功地阻止在防御线外,没能闯入营地

B面 哨兵距离第一道防线最远只有50米,他至死坚守岗位

杨华文是北部战区某集团军某部上尉,和此次受到袭击的部队属于同一集团军。同时他也是中国首批赴马里维和部队警卫分队政工干事,此次派出的战友中有不少他熟悉的朋友同学。杨华文向成都商报记者证实,牺牲战士的确是申亮亮,29岁,上士军衔。牺牲前,他正在工兵分队的营门处站哨。

成都商报记者从其提供的爆炸现场照片看到,巨大的能量将地面炸出2米多深的坑,可以看到恐怖袭击者被成功地阻止在防御线外,没能闯入营地。杨华文解释,为了避免汽车炸弹冲入营区,他们将营门设置了包括监控头、阻车钉、拒马、S路障、水泥墩、阻车杆、自动坠落架、步战车等10道路障。

“多重阻绝设施令满载炸药的汽车炸弹在营门外爆炸了,年轻的哨兵用他的生命将黑暗阻挡在门外。”杨华文在他的公众号里这样写道,他在马里维和时也是在警卫分队,对战友的工作非常了解。

杨华文说,车上的炸药量足够摧毁一栋楼,并且榴弹可产生连环爆炸,杀伤半径数百米,而哨兵距离第一道防线最远只有50米。如果这个汽车炸弹没有被阻绝在营区外,而是冲入官兵居住区,后果不堪设想。“他至死坚守岗位,把生的希望留给了战友。”

杨华文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他也曾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但这是第一次有自己的战友牺牲在了这片土地上。杨华文记得,他抵达马里3个月时,加奥就有一辆伪装成联合国车辆的皮卡,满载着榴弹四处侦察并伺机袭击,后来这个汽车炸弹被侦破并擒拿。

幸VS不幸

A面 战友问,马里危险么?我们能安全地执行完维和任务么?

B面 其他问题都能回答,唯独这个,只能说“祝你好运”

杨华文介绍,袭击发生在当地时间5月31日晚8时50分,爆炸发生时,官兵们正在洗漱,准备就寝。这时候,装备都脱下了,大家穿着短袖短裤正在在淋浴间、卫生间、宿舍。

“当时,一名队员洗漱归来,正推门进入,突然间玻璃碎片、热浪、物品扑面而来,巨大的冲击波将他冲飞,伴随的是巨大的爆炸声。”从杨华文发来的照片看,这位队员所在的房间已经乱作一团,空调和窗户都被震落,桌上、地上满是震碎的玻璃渣。

杨华文告诉成都商报记者,那个房间正是自己战斗过的房间,是两年多前刚到马里任务区时居住的。没有门窗,为了防风沙,他就找了些纸壳和毯子钉在门窗上。这个房间距离袭击地有100余米,中间间隔着多栋固体建筑和集装箱板房。

杨华文称,按照防御策略,集装箱是作为其中一道防线的,配合壕沟使用,可以有效阻绝汽车炸弹的冲击,爆炸后也能吸收一部分能量。但当炸药当量足够大的时候,坚固的集装箱就像纸壳一样被轻易撕破。“据现场的官兵反馈,集装箱当时就被冲击波炸飞,落下来的地方距离原位置有十几米。”

一位战士曾经问过有维和经验的杨华文“马里危险么?我们能安全地执行完维和任务么?”杨华文说,其他问题自己都能回答,唯独这个,他只能说“祝你好运”。

“那几个月我目睹了太多维和军人的牺牲。死亡最多的时候,停尸冷藏箱都不够用了,4具尸体直接放在我们的食品冷藏箱里。”杨华文说,“当你深刻了解马里之后,只能用‘好运’来祝福每一个雄赳赳、气昂昂、跨过大西洋、飞入撒哈拉的热血军人。”

最/新/动/态/

两中国伤员抵达喀尔治疗

在马里北部加奥联合国维和人员营区遇袭事件中受伤的两名中国维和部队人员1日搭乘联合国专用飞机抵达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并被送往达喀尔中心医院接受治疗。医生介绍,这两名伤员伤势较重,经医疗分队通宵抢救后,伤势稳定下来。

联合国安理会及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1日均发表声明,强烈谴责联合国马里多层面综合稳定团(马里稳定团)营地等遭遇恐怖袭击事件,向牺牲的中国维和人员的家人和中国政府致以深切慰问。

联合国安理会本月将讨论加强联合国马里多层面综合稳定特派团(马里稳定团)装备及执行任务能力问题。潘基文请求安理会向马里增派2500多名维和人员。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2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国支持联合国安理会讨论有助于加强联合国维和行动安全防范的倡议。

战友问,我们能安全地执行完维和任务么?我只能说“祝你好运”

因为他们面对的是嗜血的恐怖分子

凶手曝光, 炸弹专家或是主谋

■阿卜杜勒·德鲁克德勒

■“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首领

■他号称炸弹专家,为多起袭击事件主谋

■他带领的恐怖组织以绑架和杀害西方人质臭名远扬

“基地”组织北非分支“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6月1日通过网络发布消息,宣称制造了针对联合国驻马里多层面综合稳定特派团(马里稳定团)的两起袭击事件。袭击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其中,中国维和人员1人牺牲、4人受伤。

美国外交学会指出,“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长期活跃在北非及非洲北部撒哈拉沙漠和中部苏丹草原交汇地带的萨赫勒地区。

国外媒体报道称,“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首领阿卜杜勒·德鲁克德勒为多起袭击事件主谋,德鲁克德勒1970年4月20日出生在阿尔及利亚,1998年创立“萨拉夫宣教与战斗组织”,2006年9月该组织与“基地”组织正式结盟,并于同年12月正式易名为“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

德鲁克德勒被指是“炸弹专家”,2011年阿尔及利亚自杀袭击事件的主谋就是他。“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此前主要盘踞在阿尔及利亚,后来逐渐扩张至马里北部和利比亚的一些地区。2009年起,该组织以绑架和杀害西方国家人质而臭名远扬。

“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近年来逐渐向撒哈拉沙漠以南的西部非洲地区渗透,并多次发动针对西方人和国际组织的恐怖袭击。今年1月,该组织成员袭击了布基纳法索首都瓦加杜古的辉煌酒店,造成至少20人死亡;3月,科特迪瓦东南部海滨小城大巴萨姆3家酒店遭该组织武装分子袭击,造成至少16人死亡;3月,该组织武装分子袭击尼日尔西部与马里和布基纳法索边界附近营地,造成三名宪兵死亡。

当你深刻了解马里之后,只能用“好运”来祝福每一个热血军人

因为他们来到的是最恶劣的维和点

马里为何 恐怖袭击那么多

■马里宗教极端组织制造的袭击事件时有发生,袭击对象包括联合国维和人员和普通外国人

■“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去年7月和8月连续袭击联合国维和部队,致死10多名维和士兵

在中国维和人员眼中,西非国家马里是武装派别最复杂、恐怖袭击最频繁、自然环境最恶劣的地方。马里2012年以来局势持续动荡,多个分离主义组织欲借政变之机推翻政府。2013年,随着法国派兵支援,马里局势稍现缓和,政府与多支反政府武装签订停火协议。不过,虽然政局趋于稳定,但马里国内袭击事件仍不时发生。

马里乱局究竟如何出现并逐渐演变?

马里北部图阿雷格部族反政府武装“阿扎瓦德民族解放运动”2012年1月联合多支分离主义武装在北部发动攻势,夺取一些城镇。数以百计2011年参加利比亚内战、效力卡扎菲政权的图阿雷格族雇佣兵回国后找不到工作,成为叛军主力,他们作战经验丰富,装备大量利比亚流失的武器,战斗力远强于政府军。

2012年3月,军人阿马杜·萨诺戈带领士兵推翻总统阿马杜·图马尼·杜尔政权,宣布中止宪法、解散马里国家机构。萨诺戈说,政变的原因是马里政府指挥部队不力,无法击退反政府武装。

马里陷入内战,包括“基地”组织北非分支、即“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在内的多个极端宗教组织和恐怖势力趁机渗透马里北部基达尔、加奥、通布图三个大区。

反叛武装逐渐南下,2013年1月10日攻入马里南北通道上的要地孔纳,马里政府随后求援法国。马里曾是法国的殖民地。法军第二天应马里政府请求出兵,援助政府军。1月11日,法方出动战机,协助政府军击退反政府武装,重夺孔纳。

2013年4月,联合国安全理事会通过决议,决定设立马里稳定团,将此前部署的由非洲主导的国际支助团移交给马里稳定团。

尽管马里政局趋于稳定,由宗教极端组织制造的袭击事件却时有发生,袭击对象包括联合国维和人员和普通外国人。“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去年7月和8月连续袭击联合国维和部队,致死10多名维和士兵。

本组稿件除署名外据新华社

来源:成都商报


认识到生命空无,就无往不胜

只要认识到空无的道理,生命就无往而不胜。生命想透了其实与一个晚期癌症病人无异,什么都不必太过执着,喜欢干点什么事就干点什么事而已。


下一个美国超级英雄特朗普

“特朗普现象”其实是美国新教文明进入衰退期以后的一次自救。特朗普和他背后的美国群众,是对内外挑战的坚决应战,是美国文明不甘沉沦的生命活力迸发。而与之对立的建制派,则是腐朽的、堕落的。特朗普参选的结果,将决定美国未来是走向中兴还是就此沉沦。


支持年轻人构建中国科学未来

中国的科技教育体制需要进一步完善,对这一点大家有广泛共识。完善体制的重要举措之一就是支持年轻人,特别是那些独立生涯起步不久、相当于国外助理教授时期的年轻科学工作者,以及当代科学研究的主力军:博士后和研究生。


当今世界的130多个共产党

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有越来越多国家的共产党与社会党开始不同程度的互相交往、联合斗争。中共自1982年以来也与社会党国际和多国社会党建立联系,甚至多次派代表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社会党国际每隔三年召开一次的国际代表大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