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份证照片遭吐槽:6成受访者支持不满意可重拍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李长安说,公安部门要提高服务意识、服务效率和水平。遇到现在这种集中换领身份证的情况,公安部门应尽到告知义务,对照片有要求的人可以选择在人少的时候去拍。同时公安部门应提高拍摄水平,让拍摄人员更加专业。80后陈宗煜认为,不仅是身份证照片,还有护照、港澳通行证照片,在拍摄时都应该体现出便民思想。

2015年,首批10年有效期的身份证即将到期,这意味着26~35周岁的80后将进入身份证换领期,备受吐槽的身份证照片再次引发热议。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民意中国网和问卷网对2001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对自己目前身份证上的照片,52.3%的受访者表示不满意,其中12.5%的受访者非常不满意。42.5%的受访者曾要求重拍身份证照片,但仅18.8%的受访者的要求实现了。65.4%的受访者支持全国推广“身份证照片不满意可重拍”。

受访者中,00后占0.7%,90后占21.0%,80后占47.8%,70后占20.3%,10.1%的受访者为60后及以上。

48.7%受访者曾因身份证照与本人有差距而遇到麻烦

对于自己目前身份证上的照片,52.3%的受访者表示不满意,其中12.5%的受访者非常不满意。34.4%的受访者比较满意,仅9.0%的受访者非常满意。

今年32岁的隆琳是北京市石景山区一家网络公司的职员。她笑着说:“身份证照要说满意,还真有点儿勉强。我都没做好准备,就傻傻地被拍下来。这样拍摄的效果就像偷拍一样,展现的是生活照中从来不会有的一种表情。”

曾在西安念大学的范睿捷,用“恐怖”二字来形容自己的身份证照片。“当时第一次去拍身份证照,什么都不懂。最糟糕的是,我那天穿了一件白衬衣,照相师傅说颜色太浅,让我穿上他们提供的红色马甲。结果拍出来的照片像监狱里的犯人”。整整4年,范睿捷都羞于向别人展示她的身份证照片。

受访者是否因身份证照片与本人差距太大而遭遇过麻烦?调查显示,48.7%的受访者曾遇到麻烦,其中10.6%的受访者经常遇到,38.1%的受访者偶尔遇到。没遇到过麻烦的受访者占48.1%。

1988年出生的陈宗煜,每次出游拿出身份证时,都要遭受别人的“白眼”。“身份证上的照片与我本人差距太大了,在一些旅游景点购票时经常被认为是‘冒名顶替’。凡是需要出示身份证的场合,都会被查问好久,我都习惯了”。

调查中,在问到“换领身份证是否有证件照方面的担忧”时,68.6%的受访者表示担忧,其中9.8%的受访者“非常担忧”。仅20.9%的受访者不担忧。

42.5%受访者曾要求重拍身份证照片

对身份证照片不太满意时,受访者是否曾要求重拍?调查中,42.5%的受访者曾要求重拍,但仅18.8%的受访者的要求实现了。57.5%的受访者表示“没有要求重拍”。

“拍照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拍成了什么样。只有拿到身份证才知道是什么样子,他们说行就可以了。”孙凤波是北京一名80后日语老师,她觉得自己的身份证照片很难看。但如果要求重拍,又担心工作人员会冷眼相待。

“根据我国居民身份证相关管理规定,如果拍摄比较清楚,可以辨认基本特征的话,照得难看不能成为更换已有身份证照片的理由。”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李长安说,“但在身份证办理现场,居民要求看照片甚至重新拍摄,是应该被允许的。”

调查显示,对于“身份证照片不满意可以重拍”,65.4%的受访者表示支持,认为这是人性化服务,20.5%的受访者表示反对,认为重拍浪费时间和人力资源。

“身份证第一要做到身份识别,在技术允许的情况下可以进一步提高要求,满足审美需要。”在北京一家移动互联网公司做品牌公关的张文君说,“如果可以重拍是挺好的,但不要造成资源浪费。”

李长安认为,需要辩证地分析身份证照片重拍。“如果很多人都要求重拍的话,会给公安部门的工作带来极大麻烦。身份证只是一个身份的证明,上面的照片不能和艺术照相提并论。公安部门的拍摄目的主要是想认清楚个人的容貌特征”。同时,群众的切身利益也应得到保障。“居民现场重拍的要求如果被拒绝,那就是公安部门的服务意识需要提高了。毕竟在数字摄像的条件下,重新拍摄的成本并不高”。

53.1%受访者建议“允许拍摄不满意时可重拍一次”

为了能换掉身份证上的“恐怖”照片,范睿捷曾要求重新拍照。“但派出所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一般身份证只有丢失或内容需要变更重新补办时,才能重新拍照。”为此,范睿捷在居住地址变更后专门重新申办了身份证。“真希望身份证照可以多拍几张以供选择”。

据媒体报道,2014年7月,山东省济南市率先在全市范围内推行居民身份证照片“多拍优选”措施。在为群众采集居民身份证照片时,由内勤民警耐心提醒群众以良好的姿势和表情拍摄,并为群众连续拍摄3张照片,群众通过微机显示屏现场选择一张照片作为身份证照片。如群众不满意,可进行二次拍摄。同时,群众对已有身份证照片如不满意,可随时自愿申请换领身份证,按照“多拍优选”的要求拍摄照片。

对于拍摄身份证照片的建议,受访者最期待“允许拍摄不满意时可重拍一次”(53.1%),其次是“优化拍摄器材,升级自助拍照设备”(48.3%),接下来是“工作人员加强和被拍者的沟通”(42.0%)、“公安部门提高便民服务意识”(30.0%)、“尽量减少重拍成本”(15.4%)。

“当时派出所里的人不多,但工作人员显得很着急。走填表、拍照这些程序的时候,他们都挺不耐烦的,催着你赶紧弄完走人,态度很敷衍。”回想起当时的拍照情景,隆琳认为工作人员的服务态度需要有意识地去改善。

陈宗煜认为,不仅是身份证照片,还有护照、港澳通行证照片,在拍摄时都应该体现出便民思想。“身份证照片的拍摄费用是包含在证件的制作费用里的,而护照等证件照的拍摄,很多地方都是外包给私人进行拍摄,不计算在证件工本费里。”陈宗煜直言,“即使以后换发护照,照片都还是沿用以前的。我们支付了费用,却没有得到满意的照片。”

李长安建议,民众对于身份证照片不要过分要求。大家应该正确看待身份证的功能,它主要用于身份识别,能够反映基本情况就可以了。

“公安部门也要提高服务意识、服务效率和水平。”他说,“遇到现在这种集中换领身份证的情况,公安部门应尽到告知义务,对照片有要求的人可以选择在人少的时候去拍。同时公安部门应提高拍摄水平,让拍摄人员更加专业。”

(原标题:52.3%受访者不满意身份证照片)

编辑:SN069


一个农妇眼中的中国农村

一日饭后,饭桌上,与岳母聊家长里短。主要是她说我听,她用罗田方言(鸟语花香之“鸟语”),我用标准普通话。我听不懂的,她就重复一遍。聊完一想,这些话题,虽是家常,源于村邻亲属家庭琐事,但又极有普遍性,件件事关国家大事(如留守儿童),乃至国际大事(如全球金融危机)。


反驳对虐恋充满偏见的文章

看到一篇写电影《五十度灰》观后感的文章,谈到了人们还比较陌生的虐恋,其中充满了对虐恋的偏见,全是道听途说,想当然尔。由于对虐恋这一社会现象做过深入的社会学研究,并出版过研究专著《虐恋亚文化》,我感到了一种挑战,如果不出来辩解几句,难免以讹传讹混淆视听。


记住这个春节的变与不变

超过30多亿人次千里迢迢奔回老家只为和家人团聚三五天的事实,体现的就是春节的凝聚力。这种凝聚力之所以如此强悍,因为春节永远是东方文明的一个最重要的情感寄托与精神载体。这一点,是永远也不会发生改变的。


被时间打败的故乡

时间就这样打败了他们这代人,也打败了故乡吐故纳新的能力。我一度以为,逃离农村的人们会摆脱被打败的命运。她不知道,在故乡被时间打败之后,我和她都将成为回不去故乡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